7/9/18

芭提雅七月公干篇 (1)

一早下着大雨。 下雨天,睡觉天,尤其是早上这段时间,对一个贪睡的人来说,下雨的清晨是件不讨喜的事。 今天必须远赴芭提雅公干,无奈地从温暖的被窝里松骨起身,准备就绪。 一往如常,乘搭平时常雇的机场德士前往机场。途中和司机聊开,谈了一些关于槟城公寓外来投资的问题。有点严肃的课题,在微雨中,这似乎让我的精神更抑郁。 与不太熟悉的人或陌生人谈天毕竟不是我的强项,有点为难,却又不想让对方难堪。 路程不是太远,15分钟抵达机场,松了口气,说真的,脑神经还处在瘫痪状态,真的想举牌抗议:清静勿扰。

在机场,上飞机前,遇见旧同事Soma,几乎认不出是他,清瘦了许多。相见欢,寒暄了几句。我赞他瘦了,他赞我变漂亮了(这是早上与人见面的好处,大家都不太看得清楚)。 飞机降落前,耳朵又塞又痛的,还是第一次飞行有这样的经验,心里祷告,感恩,到达海关时,一切回复正常。 在海关遇见一位越南美眉,用很烂的中文与我交谈。我尝试明白她要表达的。她的手上拿着入境卡,因为大家都在前进的队伍中,我以为她要我帮忙填写表格,就边走边写。来到泰国入住部分,我问她时,她才告诉我其实要转机去杜拜。啊???天,怎么办?刚好轮到我要进海关了,没办法,我把她交代给当时在场的海关人员。离开时,看到越南美眉一脸茫然,感受到她的彷徨。如果不是公司的车已经在外等候,我想我应该会义不容辞的帮助她。真的很不好意思啊。

原本这趟公干是为了要和各国的同事及供应厂商会合,讨论一个叫做Boss Hogg 的新产品,但是第一天原来的计划就有一点不靠谱的感觉。我讨厌迟到、讨厌没有来由的改期,却不巧遇上了。负责这个项目的意大利大哥没有如期到达,延迟一天,也没早告诉我,害我迢迢千里赶着进了芭提雅,到了工厂才获知延期的消息。一天?对我来说也算不妥,至少我可以不必呆在芭提雅那么久。 在厂里,没有特别会议,把精神都放在了工作上,整个会议室就只剩我与供应厂商的总裁两个人。对这些职位与我不太符合的高阶级人物,我最好的应酬之道只有一个---保持沉默。再说,身心老实说有点累了。

晚上回到酒店,有一点感冒的前兆。放下行李,迅速到酒店附近的购物商场吃了晚餐。这次公干没有其他同事同行,我选择吃爱吃的Fiji日本餐,分量挺大的,吃饱,拖着懊恼的“超饱肚”回酒店。没有特意休息,马上进行原地跑步(懒惰到健身室去)。边跑步边看连续剧《归去来》,不知不觉超标,70分钟。也许酒店的冷气有点冷(虽然已经调至最低),运动完毕,感觉超累的,洗完澡,差不多12点左右(大马时间1点)。上床时,听到房门外有异声,感觉不是很好,于是神经质的把一个砖式矮凳放在大门处,以免有人入侵。这次入住这间酒店,感觉不是很好,看见好多的中国和印度游客,吵杂声难免,更甭说安全机率了。为了保全,唯有把自己搞得紧张兮兮。